戏终退场,你留下了什么

时间:2021-6-2 作者:qvyue
戏终退场,你留下了什么
有痛,有笑,就是人生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平日里,我们总在别人的戏里,或嘻笑,或落泪。这世间,我们同样只是一个戏子,为生命中的过客做些陪衬,扮演着一场又一场的戏。有些人,未必是你所钟情的,有些事,未必是你想经历的。许多时候,你只好接受宿命的安排,在悲情的故事里,假装欢愉。                                                                    –白落梅

年少时,我们总以为相伴就是一生,白头就能终老,岂料,戏终退场,那些人,都活在了回忆里。

(一)

再见菲,她22岁,是2岁孩子的母亲,我23岁,毕业后四处讨生活。我们在一家甜品店,买了蛋糕给她女儿,她要了咖啡,我要了牛奶。

菲,你以前不喜欢咖啡的。

这两年带孩子,晚上经常熬夜,没办法,咖啡已经成为习惯了。

孩子爸爸呢。

他不常带她,一直在忙自己的事。

是啊,我们都五年没见了,初中毕业,她去学护理,我上高中,虽时常联系,却也很少见面。

记忆中,最后一次见她,是高二的某天,她打电话给我,不说话,只有低声的抽泣,那时候,她在市医院实习,我趁午休,过去找她,磊也在,他们正在吵架,我看见磊甩了一巴掌给她,然后离开。

他离开后,菲对着我苦笑,又看我笑话了,我跟她说,这样委屈,早点结束吧,这都多少次了。

菲告诉我,她想结婚了。

我不知道自己该劝慰些什么,只能抱抱她。

在那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她,连联系都不曾有,我努力的回忆,可依然记不起,我们在一起做过些什么,经历过什么,只记得,她曾经是我最好的朋友。

她给过我一张写满字的一角纸币,上面重复写着一句话,所有痛苦我来承受,只希望你们都好。

现在想想,那时候她似乎都有抑郁的症状了,极度悲观,常常自残,胳膊上的伤痕,触目惊心,不管别人怎么劝都没用,而我至今都不明白,那到底是为了什么,而那句话,却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

所有痛苦我来承受,只希望你们都好。

(二)

班长被警察带走,是13年中秋,那天下着大雨,我们还在上课。

之后,我听到了关于故事的各种版本,他强奸未成年少女,被女孩父亲告上法庭,他跟学弟去见女朋友,发生关系。

尘埃落定,是在学院大会,院领导公开批评,导员检讨,本院学生与大一新生,轮奸未成年少女,影响恶劣。

原本抱有侥幸心理的我,在那刻变成了无声的叹息,不应该啊。

他是艺术生,学播音主持的,皮肤挺白,唯一的缺憾是脸上有痘痘。

想象中,大学里的相遇都是唯美的,是的,的确如此。

那是个黄昏,夕阳的余晖撒满整个校园,在林荫小道旁,他骑着自行车,停下来问我,要不要搭车。

他是班长,我是学委,平时还算聊的来,会出去一块玩耍。

记忆里最深刻的样子,是青春最美的年华。

那夜,我们好多朋友坐在室外的烧烤吧,喝酒聊天,畅谈梦想,轮到他时,他很兴奋。他告诉我们,他曾经一度因为自卑而放弃播持,可是,他真的很喜欢这个专业,他说,虽然现在是在根本不相关的专业学习,已经很久没有接触播音主持,可他不会放弃,他说,他已经做好了打算,去校外兼职,从司仪开始做起,接着去完成他的梦想,他说,如果有一天,他若有钱了,他定会买架飞机,去接我们,然后大家像今夜一样,欢聚一堂,然后他就围着桌子一圈一圈的跑,说飞机来了,飞机来了。

他走了,余生的很长一段时间,可能要在监狱里度过,后来,我们再也没提起过他。

多年以后,再回忆起他,依旧忘不了那个夏天大家畅谈梦想的那夜。

是啊,有梦想就该坚持,万一实现了呢。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是谁都无法预料下一刻,会发生什么,而活在我们现实生活里的人,什么时候会只存在于记忆里。

越长大就越开始明白“珍惜”两个字的含义,相聚太晚,相伴太长,总有些遗憾,而当下,却为最珍贵的时刻。突然想起那句

有些人活着

他已经死了

有些人死了

他还活着

希望戏终退场,不是结局。

在回忆里活着,也是种活法。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qvyue@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