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丨野藕记74

时间:2021-6-7 作者:qvyue

阿兰在信中说“我受到的屈辱比《白毛女》里白毛女一样苦大仇深”,石头隐隐感觉到阿兰有“难言之隐”,不然她哪来的“苦大仇深”呢?

即使阿兰说不再爱她,他也要弄明白阿兰身上所遭遇的“难言之隐”,不能这样不明不白就过去,不能这样糊里糊涂就失去自己纯真的爱情。

显然,再去生产资料部找阿兰,这一条被否定了,因为生产资料部很多人已经认识他,如果再去那里找阿兰,很可能被他们误以为自己死皮赖脸纠缠她,或许会被他们群起而攻之。

那么,怎么去找阿兰呢?

或者在她上班路上等,不过,这个念头一出现,就被石头否定了,因为路上人来人往很多,即使遇见阿兰,她要赶路,也不一定有时间坐下来说话,再说阿兰已经对他明确了,她说你不要追求我了,我现在只好尊重父母亲的意愿……

有道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石头突然想起这句话,心里就有了一个想法:到阿兰家里,心平气和与她交谈。

他知道阿兰一般傍晚18时到家,所以这个时间之前,我一个人坐在她家不远处的一块石头上等她回家。

那天,真的被他等到了。

只见阿兰骑着一辆自行车回来了。几日不见,阿兰竟然学会了自行车,石头感觉她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姑娘。石头走到了她家门前,这时,大力气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阿兰将自行车停放在墙边,对石头说:“你来做什么?”

大力气看到石头就很来气,一来气说话就不好了,他走到石头面前对他说:“你还来找我女儿做啥?不是讲好一刀两断了吗?你年纪轻轻,还要不要做人?”

石头对他说:“大叔,你不要这样说我,你请放心,我有事找阿兰问一下,我不会为难她的。我与她讲几句话就走。”

大力气说:“石头,你人说人话,我给你这个机会。”又对阿兰说:“叫石头到屋子里说话,外面人多,被外头人看见影响不好。”

于是,阿兰对石头说:“我们到家里谈。”

石头说:“可以。”

阿兰和石头先后进入了屋子里,而大力气像一尊菩萨蹲在门口,他铁青着脸,忽然他想起了什么,起身走向屋子里,对新嫂嫂说你也到外面来,不要干扰阿兰和石头谈话。

新嫂嫂说:“我在灶间又不要紧的,又没听他们说话。”

大力气说:“你听我的话,你现在跟我到门外,你女儿与石头分手,这事拖不得的,快刀斩乱麻,他俩的事情解决了,我和你的心里就踏实了。”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qvyue@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