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亡兄(二十六)

时间:2021-6-7 作者:qvyue

大侄女放下手机,翻过身。

“老姑你还没睡呀?”大侄女小声说。

“老姑这是顽固性神经衰弱,吃中药都好了,这几天没吃药有点犯病了,回去吃药就好了。”我说。

“老姑呀!可千万保养好身体,你看我二姑年轻轻的就没了。我现在终于知道我二姑那个时候为啥天天骂她们家的孩子和大人了,那得多无奈呀?”大侄女小声说。

“你二姑家的孩子不是都挺好的吗?咋滴呢?你二姑父不是也挺好的吗?”我说。

“老姑,一家不知道一家呀!我二姑父是好人吗?我二姑跟他俩生啥样气呀?出去找小姐啥都干,一样的跟我大姑父在工地干木匠活,他出去找小姐把钱花了就说工地没有钱不给开支。我二姑给我大姑打电话,一问人家我大姑父开回来钱了,我二姑跟他打的不用提了。”

“她们家几个孩子有一个省心的吗?别看都是女孩,没有一个好东西。比男孩子还操心,哪个孩子不是给我二姑气得八个倒仰。我二姑没了,这我二姑父可得劲儿了,家里好几个老娘们儿,我大姐回家一看这情况来气了,把那个楼卖了,这下子我二姑父傻眼了。现在还不错,这个老娘们儿也许能过长了,看这样。”

从大侄女的话里,我分析出原来二姐一点也不幸福,只是大家不说罢了。

怪不得大伯说,后悔姑娘没有找到好婆家,原来如此。

“老姑你看我这几个姑姑,这我爸没了,哪个难过呀?哪个有情有义呀?就像没有我爸这么回事儿似的,我奶还当这几个姑娘是好人呢?要是有一个像你似的我爸我妈也不能离婚,我爸也走不到这一步天地。”大侄女小声说。

“那咋整,做父母的也没有办法呀!他们都老了,虎老不咬人呀!”我也小声说。

“老姑我跟你说,其实我压力比较大,从小到大,心里特别自卑,羡慕别人家的孩子都有父母的呵护,而我和承包俩就是别人眼中的多余。”

“你咋能这么想呢?傻孩子!”

“你不知道吧老姑!我这几个姑姑,那能踩能人,一回来就是她们家的孩子咋咋好,我这么不行,那么懒的。给我整的呀就是煎熬。”

“从小到大我和承包只有你每次来买的好吃的能吃到,那是你每次都喊我们俩亲手交给我们俩。我太爷爷和太奶奶活着的时候还好,他们没了我俩才彻底的完了。”

“你爷爷奶奶不行吗?”我问大侄女。

“我爷爷奶奶行是行,你还不知道我这几个姑姑吗?一回来我们俩就是出气筒,不让我爷爷奶奶给我们俩花钱,尤其是我大姑和我二姑,我三姑该咋是咋滴,骂完我们该给啥还给,等我大姑,就是我们俩死了都不解恨呀!”

“你要不说我都不知道,我还以为你大姑挺好的呢!”

“快拉倒吧!那才能菜不疖子呢!哪都有她。谁也敢不上她,现在我贺哥这个生意不错,这家伙我大姑就像天底下搁不下她了似的。这我红姐离婚这些年,跟这个过两天跟那个过两天的,她也不说了。这现在处这个换肝的,不能要孩子,给我大姑乐的呢,这回可有人经管我红姐这个儿子了。你说吧老姑,她们都长一些啥心眼儿呀,那个男的家里有钱能活长吗?人家要是没了家产能给你呀,也不知道她们是咋想滴。”

“她是长辈,你别当面说她,不好,当老姑说说出出气得了。”

“老姑呀!我也就能当你说,我大姑那人就有嘴说别人,从来不看看自己都干些啥事儿,自己咋回事儿不知道吗?自己都不瞅不看自己的爹妈,还一天到黑的净说别人这个那个滴,真是没招呀!”

“我感觉你大姑对承包两口子挺好的呀!”

“快拉倒吧!我大姑没有三分利,还能起大五经(五更的意思)。那人儿,嘴和心永远都不是一条道。哄承包两口子伺候我爷我奶呢那是。”

听着大侄女的怨言,我心里不舒服,这是晚上,要是白天真不知道这脸往哪搁了,替她们害臊都。

我心里想:不怪大侄女生她们的气,大娘家的几个孩子,男孩女孩都够了一说。没有一个好饼子。

“家里有点啥事儿就不够他们腔骨(打架的意思)的了,遇到一起就打,不知道有什么打滴。我就纳闷老姑,一样的都是我太爷爷的儿子和孙男嫡女,你们家的几个咋不打呢?”大侄女小声说。

“我们家从小到大你老奶(我妈)就不许我们吵架呀!你爸从小到大就在我家长大的,所以你爸身上有我们家孩子的影子。”

“唉!老姑这你说起来了。我对我爸没有感情。恨他不知道珍惜家庭,这他不在了,这俩天我也情绪特别不好,晚上根本就睡不着觉,想想自己这些年经历的种种,那真是眼泪往肚子里咽。”

听到大侄女的这一番话,我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我不知道怎么接孩子这个话茬,一瞬间语塞。

未完待续

悼念亡兄(二十六)
悼念亡兄(二十六)
悼念亡兄(二十六)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qvyue@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