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者

时间:2021-6-7 作者:qvyue

引子

走到阴郁的的内心里,何为,意欲何为?

不曾有繁华的世界,仿若一个枯木架子,空空如也,地上布满凋零的残叶,空灵还是死寂,不曾知也从为想过。

没有了生机,只有有风吹过的时候,那凋零的残叶才象征性的飘过,没有目的性的走啊,那落叶也是跟随,看不到的光,空荡的空气中,那种压抑的黑,那种无力的呐喊。

看起来是一个晴朗的一天,可外面却明明下雨,还伴随着阵阵冷风,虽说雨不大,但这冷空气却异常的刺骨,这种天还是呆在家里舒服啊。

我背靠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喝着刚刚泡的咖啡。手里握着遥控器在悠然地换着频道。

“近日来在本市流浪汉日益增多的情况下,本市联合民政、执法、派出所、环卫等部门工作人员一起,聚居在便利店门口,地铁口,公园,天桥下……绿化带处的流浪汉进行劝离整治,并清理流浪汉乱堆乱的杂物。在劝导过程中,遭到了部分流浪者的轻微抵抗,下面是本台记者所带来的的消息……”

这些人也是的,把人家的“家”都给拆了,可不要反抗。

不过也是,市容嘛,总归是要好好搞槁的,这生活水平是提高了,可流浪汉却也是多了不少。

我看着新闻不禁的吐槽了两句。在看到某个流浪汉的时,怎么觉得那个流浪汉的身影如此的似曾相识?

正当我寻思时,手机铃声便响起,我漫不经心的拿起了手机。

“你好,请问是李宇飞李先生么?”

“我是,不知你哪位,找我什么事?”

“你好,我是市民政局的,请问你认不认识一个叫楚牧忆的”。

“不认识”刚想把电话挂断,“等会儿,你说谁?楚牧忆,,你确定是他吗,会不会认错了。”

“你好,是这样的李先生,今天我们在劝导整治过程中,有一个流浪汉说认识你,并且他说来本市是打算找你的,所以我们向你询问此事,如果,你确实认识这个人的话,请把人领走。”

“好的,我知道了,我现在就过去确认一下。”难不成刚才新闻里的那个身影是他?感觉这种可能性怎么那么小,自从那件事情以后,我们我已经好久没有见到他了。

这雨下的也是越来越大了,一阵冷风吹来,不禁的冷颤。

我一想到楚牧忆在这个天气,在那个地方,就不禁的唉了声。

我开车到了救助站像工作人员表明了来意,不一会儿便走来一个看起来很洒脱的人,他背着一个行李包,手里还拿着一把破木吉他。

不过从穿着来看还是比一般的流浪汉要干净些,除了面部头发有点脏乱。

不过我看清那个人的面目时,还着实吓了一大跳,太匪夷所思了,我不太敢相信站在面前的是楚牧忆,不知道他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怎么,不认识我了,也难怪,我现在这个样子,你不认识也很正常。”楚牧忆笑了笑道。

我看到他笑的是这么的淡然,这果然符合他的性格。“我先带你回我家洗洗吧,你看看你这个样子,”我走了过去,打趣道“你这些东西还要么。

“要,这些这都是我的经历,”他表情突显凝重。

我把他的“行囊”塞进了车里,便看见他从包里拿出来一块布铺在了座椅上。

他可能是发现了诧异的目光,便面目表情的道:“我怕把你的车弄脏了。”

一路上,我好几次问他这几年发生了什么,但他只是望着车窗外,像是没有听见我的声音一般,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不经意却冒出几句听不懂的话“这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幸福快乐的意义又是什么?”“好死不如赖活着么”

我听着他的自言自语,心里犯嘀咕,这家伙怎么好几年不见,变得这么厌世了。

“我家到了,快进来,外面冷”

“这就是你住的地方么,哎,有钱人真好。”

“说什么呢,你先去洗洗,我去弄点吃的,然后咱好好聊聊。”

楚牧忆沉默了一会儿道,好吧,然后从他那破旧的背包里,拿出换洗的衣物。

过了一会,我看着略有不好意思楚牧亿的走了出来打趣道:“哇,还是挺体面的一个小伙儿么。”

我抿了一口咖啡,冲他摆摆手“站那干嘛,来过来坐,吃点东西。”

楚牧忆坐了过来,吃了点东西,目光依旧给我一种沧桑之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这几年你到底干嘛了,怎么会沦落到…”我欲言又止

“乞讨么,”楚牧忆漏出自嘲的冷笑,

我望着他不语,此刻我想听听他这段时间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这咖啡口感真苦,”他抿了一口,淡淡的开始讲述他的故事。

有一个男孩,打从小就很听父母的话,父母让怎么做,他就怎么做。

到后来男孩一天天的长大,有了自己的思想,自己的喜好,于是他便满怀希望的去找父母,希望得到父母的支持。

可是父母却对这个男孩说,你还小有些事情你还不懂,你只是感到好奇而已。

于是这个男孩还是按照父母的要求做着,但后来,男孩的这个喜好变成热爱的时候,便再一次的寻求父母的同意,可父母却再次给男孩泼了冷水,并语重心长的对这个男孩说什么希望太过渺小,选择这一条路就是在浪费时间,况且父母认为男孩并没有这方面的天赋,有没有接受过专业的学习,怕孩子一时脑热误了前程。

男孩不解,从到大什么都是听父母的,为什么这一次父母就不能支持我呢,于是这个男孩就和父母大吵了一架,到后来男孩就自作主张的报了一所学校。

最后父母拗不过男孩,于是就妥协了,可是这个学校的水平却让男孩大失所望,再加上男孩的零基础。两年过去了,男孩一事无成,又不敢和父母去讲,于是后来男孩便瞒着父母辍学了。

男孩来到一个大城市做着最普通的工作,就这样浑浑噩噩,每天重复着同样的,无聊乏味的工作,即便是自己不喜欢,但除了干这个,男孩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那种无奈,每天都充斥着男孩的脑海,每个日日夜夜就像被是一个无形的枷锁所束缚着,有时候甚至想要去死,但男孩心里却又不甘心,因为心里的那个梦却从为消失过。

他开始反思自己到底是为什么?是心不够强大,思想不够坚定,做事不够果断,是一次次的为自己的无能找借口,这一找竟是几年的时光。

男孩反思后做出一个决定,他要为心中的梦拼搏,就这样他辞掉了以前的工作,背着父母去参加各种比赛,去酒吧驻场希望有能够遇到懂自己的 。

但现实却是再一次的打击了他,一次次的失败,但是他一想到过去的那种生活,那种不甘心自一次涌上心头,于是背着一把破木吉他在马路边,就这样那一路走,一路看,一路唱,一路写,他始终坚信会遇到懂他的。

漫漫地男孩竟喜欢了这样的生活,便不再在意他人的看法,他要做一个真正的自己。

这些年虽然去了不少地方,但还是在围绕着这个“家”不停的转着圈。后来,他才明白叶落归根,不管自己混的怎么样,总归逃不掉家的牵绊。

于是在一次过年前夕,男孩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满怀期待回到了家,却发现他已没有家。

楚牧忆说到这里,喝了一口咖啡,笑了笑道:“明明加了糖,却还是这么的苦 。”

楚牧亿的手却紧紧着握着那个咖啡杯子,默默地流下了眼泪。

良久,我只是默默看着他,不知道该如何的安慰…….

.

第二天早上,我看到他留的话,简简单单的三个字,我走了……

我默默地走向窗外,看着这细细的落雨,抱怨着:“怎么又下雨了。”

在某个城市的街口,一个流浪汉抱着吉他唱着一首首属于他的歌,歌声时而悠扬,时而忧愁……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qvyue@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