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狗》《奶奶》和《水库的狗》

时间:2021-6-3 作者:qvyue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订阅号“张雪的诗生活”。我原名张雪,这个名字在简书已经被使用了,所以换了妈妈的姓来注册简书。

《我家的狗》

我妈05年冬抱回一条狗,普普通通的看门狗,

是她用一只阉鸡从小姑家换来的小母狗。

它刚刚出生没有多久就离开了自己的妈妈,

我妈每天煮鲜鸡蛋碾碎了拿在手上喂它吃,

它后来吃着吃着没轻没重地咬了我妈一口,

我妈也不恼火还喂它鲜鸡蛋,改用盘子装着。

说真的,我上小学的时候待遇远没它好。

我跟着二姐上学早,一年级时成绩很差,

当时听说用筷子吃上两个鸡蛋就能考满分,

考试那天早上我为了能够吃上两个鸡蛋,

在猪圈外哭足了半小时最后还是没能吃上。

所以我也没能考上二年级,留级了一年。

小狗自由自在地长了没几个月就大了,

长大后不吃鲜鸡蛋了,吃大鱼大肉,

那是我爸爸从大排档里带回来的剩菜。

这条一直受宠的狗非常依赖我妈,

每次都要跟着她的自行车跑去地里,

狗性难移,路上看见鸡就想追着咬。

我妈妈非常困扰,试着把它系在家里,

几次三番都被它自己弄开了绳套,

跑了出去;这是一只自由惯了的狗。

春天的时候狗发情了,

有时候还带着一屁股血回家。

我妈很看不惯它这种行为,

换了更粗的狗绳套牢它;

套了十来天,它性子变得很躁,

那吠声惹得人也躁了起来。

我妈又把它解开了,给它恋爱的自由。

万万没想到的是,过了几天

它带着一嘴巴的血回来了,这回它咬死了鸡。

狗尝过了新鲜鸡血以后再看见鸡就更难以自制了,

这样的狗不会再有人家接管,我妈又管不住,

只好把它卖了,也只能卖给荔枝狗肉节当食材。

狗走的那天,在收狗人单车后座上凄惨地吠了一路。

后来,我家就再也没有养过狗了。

《奶奶》

我以前听二伯母说,

奶奶帮她家落花生的时候,

常常偷偷地往自己的兜里装花生,

装得鼓鼓的还天真地以为别人不知道。

奶奶有没有偷偷摸摸我不太清楚,

我小时候倒是偷过一次奶奶家的鸡蛋。

就在我迷信吃俩鸡蛋能考满分的那会儿,

在她家母鸡“咯咯”地诱惑下,我犯下了事。

奶奶听着鸡叫声走过来的时候没找着鸡蛋,

躲在门背后的我听见她一本正经地念了起来,

“天灵灵,地灵灵,土地老爷请显灵……”

大概念了半个小时,请老天爷做法帮她找回鸡蛋。

我躲在房间里气也不敢喘一声,听着她走开了,

心惊胆战的我赶紧打开门,偷偷把鸡蛋放了回去。

我去奶奶家吃过一次饭。

那天煮了鸡肉,新的和剩的混在一锅,

她说,你吃这个,爷爷牙齿不好,那个留给他吃。

我以为她说剩肉煮的时间久比较烂留给爷爷,

就只挑着新的吃,吃着吃着,她又重说了一遍,

我才意会过来她是让我吃那剩肉。

奶奶收藏的水果和零食,

也常常收到要坏了才会拿给我们吃。

我二零零零年去读中专之前,

奶奶用红纸给我封了一个红包,

里面是许多零钱凑成的五十块钱,

我收到她这笔巨款的时候很是震惊。

我二零零三年中专毕业工作之后,

每年过年给奶奶封回两百块钱红包。

她高兴得跟她的老姐妹们感叹,

还是读书人懂得事理啊。

奶奶年轻时,妯娌关系并不好。

年纪大了之后,同龄的人一个个走了,

剩下的,有多大仇的都渐渐和解了。

她走的那年还弯着腰,在锄屋前的草,

看见我过去,八十多岁的她坐在门礅上,

絮絮叨叨地说起各个儿媳妇对她的不好,

说着说着,满是皱纹的脸上淌满了泪水。

《水库的狗》

水库里的狗爱吵架、打架,

多有断腿或各种残;只有它

黑亮亮的皮毛没有半点伤。

它警觉地从一堆狗里冲出来,

勇敢地向着陌生人狂吠对峙;

一直到陌生人离开它的地盘,

或者是它的主人、朋友叫停。

走几次水库和它主人打打招呼,

它也渐渐地把我当起朋友来了,

远远地吠着跑来见是我便停下。

其他狗悠哉地走着、站着、或者

趴着在例行公事叫嚣却不大行动。

昨天跑步没算好时间回来晚了,

它竟然安安静静地送我出铁门。

我向它挥了挥手请它止步返回,

它顿了一下转身独自缓缓离去。

我也在微微的亮光下轻轻跑开。

《我家的狗》《奶奶》和《水库的狗》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qvyue@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