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是干涸的,除非你遇见一个叫王沥川的男人

时间:2021-6-3 作者:qvyue
爱情是干涸的,除非你遇见一个叫王沥川的男人
“爱你,是这个故事的开始,也是这个故事的结局。”

 小秋篇

“你爱一个人呢,你就愿意为他奉献出你的幸福,你的理智,你的灵魂,因为你会发现其实有些东西,比你自己的自我,更重要,更庞大。”

初初见。

他是俊美绝伦、举止高雅、绅士十足的著名华裔建筑设计师。如雕刻般轮廓分明的脸庞就像CK广告里的男模,令无数少女迷恋沉沦。眉宇间不经意地流露出一股桀骜的英气,浓密微卷的睫毛恰好形成一种美好的弧度,随着呼吸的间隙如蝶羽微微颤动。点点星眸里折射出一丝丝冷酷中的柔情。虽然手拄拐杖,行动不便,依然魅力不减。没有霸道总裁的蛮横,亦没有高冷男神的漠然,只有恰到好处的宠溺与温柔。

套用卡萨布兰卡中的台词:

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城市,城市里有那么多酒吧,她却走进了我这一间。

而对于小秋则是:

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城市,城市里那么多咖啡馆,他却走进了我这一间。

正读大三的学生妹兼打工妹谢小秋意外地在咖啡馆遇见了王沥川,从此开启了人生新的篇章。

出乎意料却在情理之中。

被其俊朗高大的外表与干净落拓的气质所吸引,动容于其坎坷不安的身世与战胜顽疾的坚强意志,一点点沦陷在沥川孤傲坚毅又无比纯洁的灵魂里。万劫不复。

他的嘴角轻微翕动,从口腔里散发出薄荷味的气息。作为行走的荷尔蒙,一句简单的say hello 便足以让整个公司里的female officers 为之神魂颠倒。

都说恋爱最美的时期就是在暧昧不清的阶段。

在夜晚的冷风中,沥川为小秋披上外衣,并对她说,如果你习惯男人这样对你,将来一定会嫁给一个比较好的男人。

以至于后来小秋分手后,公司的同事积极为她介绍男朋友,却愁于沥川在爱情上给的价码太高,她们无能为力。他们望尘莫及。

在半夜的电影院里,小秋转过头对沥川说,

你的后脑勺长得不错。

沥川疑惑地注视着小秋,成功地被眼前这个有趣的菇凉吸引。

“跟你说啊!这相七尺之躯呢不如相三寸之鼻,相三寸之鼻呢不如相一点之睛,相一点之睛呢不如相骨,相骨最重要的区域就是后脑勺了…… ”

好久都没见识过这么清新脱俗的撩汉方式了。

在沥川家里,小秋见到真实的沥川。看到他一条截肢的腿,眼里写满了心疼,于是体贴的为还在熬夜画图的沥川端上一杯热牛奶,彼时感情升温,四目相对,沥川用充满磁性的嗓音温柔地问了一句,

Can l kiss u ?

小秋娇羞地点头。幸福地闭上双眼。

就这样他们完成了 romantic且属于彼此的 first kiss.

没有霸道总裁的壁咚强吻,沥川的绅士风度淋漓尽致、倾倒众生。

甜到炸、苏死众人的虐狗场面却成为小秋回忆里的一抹亮色。历久弥新。

小秋晕血。沥川酒会上把所有的红葡萄酒换成了白色。为了鼓励小秋战胜自己,沥川为小秋买了一款红色外壳的手机以励志。

小秋家境贫寒。放假回家在火车站排了两天一夜的队才买到票。沥川听闻后从外地赶回上海陪同小秋坐飞机到昆明机场。后来被小秋的父亲发现恋情要求断绝关系时,小秋骑自行车离家出走,一路搭车从个旧到昆明,历经280多公里,花了一天一夜的时间。

沥川也因失去小秋的消息心急如焚,赶来昆明。二人在昆明相遇,吃了云南著名的老滇味米线,拥有彼此的定情信物——指纹戒指,并且留下了二人甜蜜的合影。

可惜。好景不长。

正处于热恋期间的小秋某天得知沥川因工作要回瑞士,在机场为沥川送行后,沥川却给她电话谈分手。

“那天,沥川和我分手只用了一分钟,我从机场回来,却仿佛过了一千年。我多么希望沥川就是我故事中的一个人物,我可以随意的写他,然后给我和他安排一个完美的结局。当然,这不是真实的,真实的沥川却越来越暗淡,越来越小,最后缩成一个点,渐渐离我远去……

沥川离开上海四年。小秋坚持写了1500多封Email给他。然而杳无音讯,没有一丁点回音。

小秋的生日、小秋父亲的病故。小秋的欢喜与悲伤都在她的信中畅快淋漓地体现出来。每封信短到几十个字,长到一万余字。

知道这是电视剧。不应同现实联结起来。但仍然为之触动着。

一个你深爱的人突然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任你漫天寻觅却依旧不见其踪影。你会发疯,会绝望,会恼恨。但所有情绪之后都抵不过仍然深爱的事实。

如果换作是我,我是无法坚持下来。小秋的爱情在这个快速发展的时代是稀少而珍贵的。尤其是在繁忙奢华、视时间为金钱的上海。四年的光阴是一笔颇丰厚的财富。他们等不起,也浪费不起。尤其对于一个二十岁的女大学生来说,青春更显得尤其宝贵。

我很佩服她。有这样的勇气与毅力去等一个也许根本不会回头的人。毕竟从相识到相恋不到三个月。

小秋开始写小说,写她和沥川之间的故事。

经历了那么多失眠的夜晚,我终于找到了一个办法,把爱情变成故事。我爱你,是这个故事的开始,也是这个故事的结局。

在闺蜜的鼓动下,为了获得网上超高的点击率,小秋把故事的结尾写成了悲剧。大意是,落英缤纷的秋天,小秋抱着一束百合,立在沥川的墓碑前。

意想不到的是,四年后,沥川回到了上海。此时与小秋再次相见,却形同陌路。小秋多年累积的愤恨、委屈、难过通通爆发出来。她还爱他啊。于是死缠烂打询问沥川当年分手原因。

沥川却只能跟小秋说,

You must move on (翻篇)!

我们曾经相爱过,这是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你真的,完美的,存在我的回忆当中。

当你读到一本很好的书,见到一个很英俊的男人,或者是走进一座很美丽的城市,你会对自己说的,你看到这世界上最好的东西了,你将会让这些东西陪伴你度过余生。但过不了多久,新的事情就会发生,你会读到一本更好的书,到达一个更美丽的城市,遇到一位更英俊的男人,开始一段更浪漫的恋情,你会有另外一种生活,你不要害怕这个结局,这个结局只是一道幻影,每个结局都意味着一个新的开始。

小秋在翻找所谓的证据时。发现沥川的箱子里还存放着关于她所有的照片,他还戴着他们的指纹戒指。他钱包里还钳着他们的合照。她哭着质问他,这些是什么?他却狠下心来当着她的面将合照撕毁。将戒指丢向窗外。

沥川篇

“我以为美的东西永远离我而去了,等待着我的只有死亡和腐朽,我却在你这里看到了久违的美,在你眼中我是如此可爱。”


初初见。

她宛如一个中二少女。动若脱兔。不施粉黛,天真直率。

她的到来给沥川枯燥单调的黑白轨迹增添几抹亮色乐趣。无法得知利川究竟是因为什么而爱上小秋,正如《面纱》里的台词,“也许我们每个人心上都有一个缺口,他是个空洞,呼呼地往灵魂里灌着刺骨的寒风。”

沥川从第一次见面就开始注意到她。

敢于打破规矩,不受束缚,拿着一颗鸡蛋就往霁川车窗上扔。然后得意地仓皇而逃。

沥川对这位勇敢的小战士充满无限好奇。还未说完Nice to meetyou ,她已走远。

再次重逢,好感上升。

宛如初恋般美好。孤独的灵魂接受阳光与温暖的洗礼。身体的残缺无法避免,她的到来却达到沥川精神上的某种契合点,让其在人生行进的过程中逐渐完成自己。赋予他感情上的极大安全感。而感情则权然需要极大的安全感才能活泼地施展…

至于后来骨癌再次复发。而不得不回苏黎世接受化疗。为了不让小秋担心、为了她的未来与幸福。他只好狠心分手。

而这四年,却是靠着小秋1500多封的邮件活过来。

他没有只字不回。只是写完了却未发出去。

沥川在信里回着。

我以为美的东西永远离我而去了,等待着我的只有死亡和腐朽,我却在你这里看到了久违的美,在你眼中我是如此可爱。

四年后他再次回到了上海,只为小秋一个月未发的邮件。

沥川在她面前撕掉的照片,在她走后又亲手重新粘贴放了回去。

不幸的是,沥川病情恶化。他却无法放下小秋回瑞士治疗。无法对执着倔强的小秋撂下狠话,一句” You must  move on!”既是对小秋讲,也是在对自己说。

后来,沥川的哥哥给了小秋一张名片。那里有她想要的答案。

小秋按照名片上的地址找到这家公司。经理将电脑上的墓碑设计图给小秋看。

小秋眼泪止不住的流,发疯似地撕掉了沥川与该公司的合同。

墓碑上刻着,

这里睡着王沥川,生在瑞士,学在美国,爱上了一个中国姑娘,所以死在中国。


望川秋水篇

“沥川,你就像这只纸飞机,飞来飞去,飞去飞来,最后还是会落到我的脚边,哪怕爱情的波涛将我淹没,只要我能浮出水面,我还会不顾一切去爱你,如果醒来的时候不能握到你的手,我宁愿天天与你在梦中相见。”

面对小秋的执着与坚持。在病床上沥川答应小秋,如果他好起来,他便和她在一起。如果他死了,小秋便要move on。小秋含泪答应。沥川却为此不惜选择自杀,好在发现的及时,沥川抢救了过来。

小秋明白自己的坚持对沥川带来的痛苦。于是小秋离开了上海。在昆明经营了一家翻译社。

某天小秋收到一盒快递。里面是一只U盘、一叠生日贺卡还有一封信。

贺卡是小秋26岁到70岁的生日贺卡。

打开U盘。里面是4年前沥川用语音回的900多封信。

还有小秋写的小说《沥川往事》。

三年后,沥川因骨髓配置成功,治愈后来到了昆明找到小秋。他们一起逛街,请人画肖像。沥川却在此刻向小秋求婚,因为无法跪着,肖像画便是如此。

他们热烈地拥抱、接吻。把这一刻的幸福定格成为永恒的姿态。

爱情是干涸的,除非你遇见一个叫王沥川的男人
谢小秋,你愿意嫁给我吗?

几年后小秋的书大卖。这部《沥川往事》是由二人合著。在签名售书会上,粉丝络绎不绝。

小秋看着电脑上沥川修改的结局。泪水模糊了双眼。

因为沥川不喜欢悲情的结局。

小秋将盒子里的那封信打开,掉出沥川的指纹戒指。

小秋拿着它走到湖边,将自己的那一枚一起合在掌心,放在嘴唇间亲吻。

抛向湖里。

在风中留着那本书,继续move on.

爱情是干涸的,除非你遇见一个叫王沥川的男人

故事很长。我讲得却很粗略。

安妮宝贝曾说,爱一个人,是因着在他的身上能够映照出自我。如果一个男子,没有让一个女人感觉因为他的存在,而更喜欢自己,没有让她觉得自己,比独处的时候更敏感丰盛。没有通过他做为介质,而确定她的隐晦个性和特质,并因此而认定是一种魅力。没有让她感觉像月亮一样发出光泽,并影响到内心的天地。

那么,她将不会爱上他。

爱情是干涸的,除非你遇见一个叫王沥川的男人。然后对他轻声耳语,

沥川,Can I kiss u ?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qvyue@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