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城》六 路

时间:2021-6-10 作者:qvyue
《围城》六   路

金秋十月,灿烂的季节,大街小巷挂着红红的灯笼,国庆的气氛很浓。

雪儿的预产期是十月十二号。这一天,雪儿像往常一样出去买菜,散步,到了下午,雪儿隐隐觉得肚子有些疼,妈妈说肚子疼该不会是孩子要生了吧。雪儿给伟打电话,电话那头的伟说,预产期都没到,坚持一下,等到我回来再生啊,现在国庆期间,票不好买。晚上十点,肚子疼的更历害了,羊水已经开始破了,雪儿收拾好孩子出生要用的用品,没有告诉耳聋的公公,独自前往了医院。

妈妈也赶来了,雪儿感觉有妈妈在,好像有了一些安全感。宫缩的频率的越来越紧密了。雪儿自认为自己是个很能忍受疼痛的人了,可是这种每一次的腹痛,就感觉却是像死了一回,雪儿疼的开始哭,妈妈也无奈,只是安抚。凌晨十二点,已经疼了两个小时的雪儿打电话跟伟说,要求剖腹产算了,可是伟依然说,坚持一下,等我回来再生啊,每个女人都生孩子,哪儿有那么痛苦。那一夜,每隔五分钟的一次阵痛,雪儿痛了几百回,鬼门关闯了一道又一道,真的想说我不生了。医生来了又走,只说让等,后来,凌晨的时候,雪儿终于进了产房,可是医生说脐带绕颈,可以考虑剖腹。雪儿豪不犹豫的给自己的手术书上签字了。

第二天的上午十点二十三分,孩子出生了,剖腹产,一个红通通的小男孩儿呱呱坠地。整个手术过程,雪儿都努力保持着清醒 ,她清楚的感觉到医生在她的腹部下剪刀,缝线。她不敢睡过去,因为她知道,没有人可以为她安排后面的事情。

伟的爸爸很是开心,终于有孙子了。一家人都跟着护士看孩子去了,雪儿是护士小姐推回病房去的,因为雪儿出病房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了,产房外,一个人也没有,雪儿清楚的听到护士在门外大叫,人呢?家属呢?大人不要了吗?雪儿默默的流下了眼泪。

孩子出生了,还是个儿子。妈妈兴奋的让雪儿打电话告诉伟,雪儿没有打,因为他知道伟是一心想要女儿的,但是妈妈却以为生了个儿子,是很幸运的,妈妈以为所有人都会像她一样喜欢儿子,电话接通的时候,妈妈喜悦的告诉伟,是个儿子,伟却失望的回了句,啊,怎么是个儿子啊。短短几句,竟然一句也没有问雪儿的情况。

孩子出生的第三天,伟回来了,抱怨了半天国庆期间,票如何难买,人如何多,自己如何辛苦,如何困,如何累。但是雪儿记得最清楚的一句话却是,哇,你怎么变的又黑又胖。你啊就是娇气,就是忍不住了才选择的剖腹,让我错过了孩子出生的重要时刻。雪儿内心的感觉是又痛又麻木,表面没有说什么,内心却是非常的难过,经历了这么多痛苦,没有人安慰,没有人知道她的痛。后来雪儿才明白,老人常说的,月子之仇,终生难忘。这句话原来是真的。

因为孩子呛了羊水,患了小儿肺炎,需要在儿科的烤箱观察,而产妇在医院住满一周就可以出院了,雪儿独自回了家。伟在家呆了十天,因为有孩子有丈母娘帮忙,自己每天就上吃吃睡睡,感觉没啥事需要他做。就准备返回北京上班了。半个月过去了,孩子接回了家,可是雪儿却高烧不退,42度的体温,雪儿昏昏沉沉,感觉自己冷的发慌。家里仅有的两个老人竟然买不回来一盒药,公公说,吃退烧药,孩子就不能吃奶了,妈妈也无所适从,不知道到底是买还是不买,雪儿怒了:“吃奶吃奶,妈都烧死了,还吃什么奶。”雪儿拖着软绵绵的身子自己去了门口的诊所,医生却告诉雪儿,你去医院吧,产后高烧,你这种情况,太严重了,我们不敢治,口袋没钱,雪儿一想到进医院就得大把的银子花,雪儿犹豫了。两眼发花,两腿像灌前辈铅一样抬不起来。雪儿好说歹说,医生才愿意试试先给她打一针,退退烧。经过几天的输液,雪儿稍微好一点了。医院传来消息,孩子黄疸犯了,得转到儿童医院,雪儿着急忙慌的跟着孩子到了儿童医院。就这样,别人的月子是在家里养护,雪儿的整个月子却辗转在各个医院度过了。

从一个自由自在的独立的人儿,变成时刻要照顾小生命的妈妈,这个过程的转变是艰难的。两个小时一次的母乳,乳头被孩子吸的血水直冒,眼泪直流,却还要坚持给孩子喂养。孩子吵夜,就是白天睡觉,晚上哭闹,要抱着孩子走来走去的哄,但凡屁股一落座,孩子就开始哇哇乱叫,一夜一夜睡不好觉,雪儿被折磨的快要疯掉,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孩子满百天,好在妈妈答应雪儿帮忙照顾孩子两个月,雪儿还稍微轻松一点。但是这二十多岁的人,瞬间却像老了十岁,做妈妈可真不容易。真可谓体验了所谓的那句古话,不为母不知母辛苦。

贫贱夫妻百事哀。想来这句话是有一定道理的。自从雪儿嫁进这个家。公公就说,自己老了,这个家以后就雪儿来管。当时雪儿还感觉到公公是信任,后来才发现,这个家是真的只有她管,从那一天起,家里的所有开支,公公就真的只找雪儿了。要交电费了,物业费了,要送人情了。。。因为怀孕。生孩子,加上孩子的各种开销,雪儿也是口袋干净,加上雪儿没有找人要过钱花的先例。想想家里欠的外债,雪儿经常感觉到压力山大,如果自己再找伟要钱,肯定又会吵架。

长期的休息不好,营养也跟不上,母乳渐渐的不够孩子吃了,眼看手上没有钱了,生孩子时伟留下的五千块钱已经所剩无几了。为了能补贴家用,雪儿开始了重操旧业,在电脑上开始联系以前的客户,希望能接一些设计上的私活,赚点零钱。好再因为雪儿的技术不错,以前的客户也都还信任雪儿,陆续的有一些客户又发来单子给雪儿加工。就这样白天带孩子,晚上孩子睡下了,雪儿开始赶工作。

伟很少打电话回家,两个人通常是聊不到几句话就开始吵架。对于孩子伟也是感情极淡,他好像真的不喜欢儿子,雪儿这么感觉。女人怀孕,生孩子,带孩子这个阶段真的是极脆弱的,心思敏感,且没有安全感。如果不想珍惜这个家庭。在这个阶段男人的冷漠,也许就是家庭走向下坡的第一步。

孩子五个月时,雪儿跟伟发生了婚后第一次大的冲突。那天晚上,孩子发烧了哭闹不止,雪儿怎么哄都哄不好,无助的雪儿看向公公紧闭的房门,因为公公耳朵是不好使的,所以孩子怎么哭他也听不到,雪儿打电话给伟,伟却向雪儿大发雷霆,说雪儿连孩子都哄不好。雪儿暴怒了。凭什么我就应该带孩子,没跟你在一起,我也是有工作的,跟你在一起我处处忍让你,包容你,你凭什么不领情?双方开始对骂。雪儿哭了。独子抱着哭闹的孩子去往医院的路上,雪儿动了想要离婚的念头。第二天雪儿跟妈妈去了法律咨询事务所,雪儿是有一点害怕的,交谈中,感觉表达的很不清楚。只知道律师说,这个期间不能离婚,孩子太小。如果离婚,孩子可以跟你,但是你又没地方住,对你是不利的。在妈妈的奉劝之下,雪儿再一次回了家。妈妈的话回荡在耳边。“这都是你自己选择的。当初我们都不同意,是你非要嫁。现在孩子都有了,你又想离婚,你离婚孩子怎么办,没有爸爸,没有妈妈。多可怜。孩子大点也许就好了。”是啊,都 是自己的选择。再难,跪着你也要自己走下去。

接下来的几个月,伟没有再打电话回来,雪儿记得有一个朋友是学习佛法的,还有研究传统文化的,跟她打了电话后,朋友给雪儿推荐了些资料让雪儿学习学习。大至意思就是想要家庭幸福,就得改变自己,忏悔之类的。雪儿真的开始潜心学习。是啊,管不了别人,管好自己,也许自己的改变,能影响到身边的人。我善待你,你也许就会同样的善待我呢。也许有用呢。只是后来的几年,雪儿才明白,善,真的是要用对人的,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懂你的善,珍惜你的善。有的人是会践踏你的善良,认为你就是理所当然 。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qvyue@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