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凤篇~历劫沉睡16

时间:2021-6-12 作者:qvyue

东华拿到碎片后,交代了白真给凤九心头血滋养仙身的事,又交代让他们将凤九送回炎华洞里以及那妖族的事,便离开了。虽然他很想守着她,可是如今修复结魄灯,拿到神芝草才是最为关键,耽搁不得。

东华快速回了太晨宫,交代司命去凡间将凤九的婢女茶茶带回青丘,以及太晨宫闭宫之事,就进了铸器室,用自身修为修复结魄灯。结魄灯乃大洪荒时代父神所造,如今要修复确实不易,整整花了东华七七四十九日时间和几万年修为方可完成。

出关那日招来司命了解青丘的事,才知道此事白家众神皆知了,如今都聚在青丘守着凤九,墨渊也在折颜那里听到了少琯的下落,在东华还闭关修复结魄灯的时候就来到太晨宫守着了,对于战神的到来,司命不敢阻拦,便让墨渊住进了太晨宫偏殿。

司命还未将事情跟东华禀告完,墨渊便来了。东华一点也不意外,折颜是父神的养子,与墨渊的兄弟关系情比金坚,折颜从他这里知道了少琯的下落,不告诉墨渊才怪。若墨渊知道了却没来太晨宫,那他便不再给墨渊机会了。

两尊神都没说话,东华摆手让司命退下,然后起身走出太晨宫,墨渊也没说话便跟在他身侧

两人来到章尾山,东华撤去仙障,却发现山内魔气十分鼎盛,东华和墨渊皆看了对方,却并未说话,神情有些沉思,跟随东华往少琯的玉棺走去,玉棺周身被一股红色的魔气围绕

墨渊屏住呼吸,步履蹒跚的往前走,一位十分美丽的女子,身着红色衣裙,散着长发躺在玉棺内,是他记忆里的她,那模样丝毫未变。二十几万年了,他终于见到她了,颤抖的双手,缓缓抚摸玉棺的盖子上,看着里面躺着的她,就好像他抚摸到她了:琯琯

:琯琯,我终于找到你了。

东华叹着气看着墨渊,未遇见凤九前,他从未动过情。所以他对墨渊与少琯,白止和折颜是不屑的,总觉得他们这些人就让自己困在这情情爱爱中,委实有些丢脸,后来他遇到了小狐狸,才理解了他们

如今再看墨渊,有些不忍,施法将棺盖挪开,又施了追魂术探查少琯的元神,这章尾山本就是魔族之地,可是那么多年以来,这里魔气从不曾如此繁盛过,此时这般,定是与躺着的女子有关

:果然,少琯的元神已经重聚差不多了

墨渊突然笑了,是那种压抑的心终于放下而开心的笑,她是他心里的痛,一直都是,不曾忘记过:琯琯,我在这陪着你,你要快些醒来。

东华会心一笑,少琯能醒来他也很高兴。可是他家的小狐狸,紧接着眉头紧皱,走过去将神芝草取下来

:墨渊上神就在这守着你的未婚妻吧!本帝君还要去救本帝君的小狐狸,这神芝草本来就是本帝君种的,自然是本帝君拿走,既是墨渊上神的未婚妻,那上神便自己想办法

随即转身离开,墨渊也不在乎,少琯的修为本就在凤九之上,而且她是魔族的人,如今又身处魔族之地,看这魔气和少琯如今的状态,哪怕没有神芝草度修为,她也可以重聚元神醒过来的,只是恢复修为要久一些罢了,没关系,他可以等她,也可以陪着她的。此时东华的小狐狸更需要这棵神芝草。

东华回到青丘,将神芝草交给折颜

:先点燃结魄灯

:好

一行人去到炎华洞,看着东华亲自点燃结魄灯,随后又听见他说到:折颜,神芝草你先留好,待本帝君回来再渡修为炼丹药

:帝君,不可

白奕皱着眉头俯身行礼:帝君,凤九是我的女儿,这修为自然也应该由我来渡,帝君已经替小女修好结魄灯,又拿到了神芝草,我们白家上下十分感谢帝君。那么剩下的事就应当由我们白家来完成,万不可在劳烦帝君!

:是啊!东华,这修为你不可再渡。渡修为少说也要耗损几万年的修为,如若这当下四海八荒有什么事呢,你若有不测,四海八荒又如何?

折颜也劝阻到

东华望着那躺着的小狐狸,温柔的说到:她是本帝君的准帝后,身上承的自然也只能是本帝君的修为。四海八荒如今有夜华和墨渊,还有白家诸位上神,有没有本帝君并没那么重要,况且九儿年纪尚小,无需耗费本帝君多少修为。

在东华说凤九是他的准帝后时,白家人都已经有些傻了。白家众神一直以为在自家小狐狸与东华帝君的这段情缘里,都是凤九一个人的独角戏,帝君只是看在她是青丘小帝姬的份上才对她特殊照顾,却不想,帝君在这段感情里远不及他们想得这般云淡风轻。

唯有折颜和白真面带笑容,折颜跟白真讨论过帝君和凤九的事,白真一向都信任折颜的,本就有心理准备了,如今亲耳听到东华说出来,虽有些些惊喜,倒是不意外。

东华看着傻眼的白家众神,随即又说到:本帝君与九儿的阻隔一直都是三生石,本君还在找方法,不过在本帝君将名字重新刻上前,还请诸位不要对九儿提及本君以及三生石的事,免得小狐狸又不顾自己的性命伤了自己。

白止坐在石凳上,想了想还是说到:对于三生石,帝君可有底?

:有,只要找到母神的佩剑浮生剑便可。

:对啊!只要找到浮生剑既可

折颜喝过手里茶,缓缓道出关于三生石的事:三生石是母神造的,为的就是牵制住世间的姻缘,防止世间姻缘错乱。据说初造三生石时,母神就是利用浮生剑在三生石上刻下父神与母神的名字,然后又用了三成法力渡进三生石里,最后父神母神合力封住三生石,才造就了如今的三生石

东华转头看着凤九:不错,当日我划去名字时用的便是浮生剑,只是这剑在母神羽化后便消失了,连墨渊都找不到。

:算了,此事先放一边,本帝君还有件事必须在渡修为前解决,那日伤了九儿的妖族人呢?

:在十里桃林

白真说到,对于此人白家众神皆恨得不行,白止白奕更是想抓着他去妖族问问那老头,找他要个说法,可是之前帝君临走时便说等他老人家回来再处理,白家人也就没动,但是却借着折颜的医术干了不少折磨人的事,比如给他下毒,折磨他几天再给他解药,再比如打他一顿,又让折颜给治好了。如今把人家一妖族皇子整得见到他们这些人就怕,苦不堪言

命迷谷去将修祁带来,东华让凤九的娘亲守着,然后在她的额头上轻轻一吻,亲亲抚摸着她的脸,温柔一笑,然后转身离开,这一动作又让白家众神傻眼了。

众神离开了炎华洞,来到正厅,东华坐在主位上,茶茶已经回来了,给众神上了茶,茶茶终于见到了自家女君口中所说的东华帝君,有些紧张又有些伤感,替自家主子伤心,自家主子心心念念的人,如今就在她面前,她却见不到。

折颜忍不住问:帝君可是要去妖族?

:自然

:即是去妖族,那本君也要去,本君倒是要去问问临岐那老头,他的儿子凭什么伤了本君的孙女,这笔账本君总要去讨回来才行。

此事狐帝白止气得不轻,在青丘和十里桃林,对于自家的宝贝孙女,哪个不是宠着疼着,如今却让临岐的儿子欺负了,这口气青丘狐族可不能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他。

:好了,有帝君在,哪需要你出马!对他们这种人讲道理,那就跟对牛弹琴般

折颜说完又对着自家的白狐狸说到:真真啊,我带你去看好戏。

最后是东华和白止折颜以及白真带着修祁去了妖族。

妖君临岐近日一直找不到自己儿子修祁,派出去不少侍卫出去都未寻到他,十分不悦。哪知今日不止等到自家儿子回来,还顺带着把东华帝君和青丘的狐帝白止以及十里桃林的折颜上神和白真上神都带来了。

神魔大战之时,妖君临岐投靠魔族,最后惨败于东华紫府少阳君带领的七十二神将之下,而后整族一直生活在临近魔族的南荒边境里,临岐不服于神族统领四海八荒,却因为东华帝君住在神族而无可奈何。

此时见帝君走来,身旁的狐帝白止还拿捆仙绳,后面是被捆仙绳绑着的自家的儿子,当下心口一惊,皱着眉盯着自己儿子,恨不得将他看穿出一个洞

:拜见东华帝君

:免礼

东华也不留情,让他起来后便走到主座上坐下

折颜白真和白止坐在另一侧,丝毫没有一点身为客人的该有的本分

修祁此时是清醒的,被白止丢在大堂内,也没解开绳子,修祁见到自己的父君,赶紧喊救命

:父君,救救儿臣,父君

临岐没敢当面问东华,便对折颜身侧的白止发话了

:敢问狐帝,本君的儿子犯了什么错,劳得狐帝竟用捆仙绳将本君的儿子绑了?

:绑你儿子的是本帝君,不是狐帝!

:帝君,不知小儿做什么事惹的帝君不快

:哼!老头,你这儿子竟敢对我青丘女君下杀手,本君今日找帝君来就是为了讨个说法,你说此事要怎么办?

临岐看向自家儿子:怎么回事?

修祁当着帝君的面自然不敢直说,只道他并不晓得那是青丘女君,失手伤了他。

东华并未听他的解释,他如今只想快些解决然后回青丘守着他的小狐狸。

:既如此,不管你是不是失手伤的,本帝君怎么说也要给狐帝一个交代,妖君,那便让你儿子随本帝君回九重天,每日受三道雷刑,直到青丘女君醒来。另外以后见到青丘女君,还请妖君和妖君的皇子们离远些,否则本帝君可不会再这么轻易放了你们

说着也不管他答不答应,直接离开了。

:哎!这戏也就这样,走吧!真真,咱们回桃林下棋。

:好!今天我赢定你了

白止哼了一声,没说什么,就和折颜白真一起离开。

:父君,儿子不想去

:不去能如何,如果就白止来,我还能保你,可是那是东华帝君,你是什么惹上他的?

:父君,帝君在凡间一直都护着那只小狐狸

:什么?难道青丘与东华帝君即将联姻?

:算了,本君先让人送你去九重天。

看着不仅断了一臂的修祁还要日日受雷刑

:这笔账我们先记着,早晚有一天要他们神族的人还了

东华回到炎华洞,凤九的阿娘在守着

:见过帝君

:你是九儿的娘亲,就无需多礼了,让本君守着她吧!

待凤九的娘亲离开后,他坐到床榻边,伸手轻轻抚摸小狐狸的脸,没忍住吻了她的双唇,如蜻蜓点水般。

他一直守在床榻前,结魄灯亮了三日,他也守了三日。

第三日,结魄灯灭了,他则去了折颜的练丹房

:帝君,此事我想了想,终究是不妥,还是由我将修为渡给小女吧!

:是啊!帝君,我们青丘能渡修为的大有人在,不必由你亲自渡!

白止和白奕都想要劝住东华,然东华却不理会,只一句此事无需再议,便进了练丹房,施了结界!

:阿爹,这可怎么办?

:折颜,你说呢

:好了

一旁的折颜对东华甚为了解:东华决定的事是更改不了的,这次修复结魄灯,如今又给小九渡修为炼丹药,估摸着也会让他失了十几万年的修为,此事我们能做的,便是瞒着,不能让外人知道!

东华将神芝草放入炉内,耗了十万年的修为,才将丹药提练出来,缓缓神,出了炼丹房,折颜过来给他把脉,他摆摆手

:无事,之前闭关了四万年,法术尽数修回来了,修为也提升了不少,如今耗不了我多少修为。先将丹药拿去给九儿

折颜瞧着东华的模样,周身仙气飘飘,估摸着也没什么大事,也就没再说

一众仙神一起去了炎华洞,看着东华亲自给凤九喂了药才放心。

此时看着东华那深情款款,情意绵绵的眼神,白奕的心最是复杂,之前他一直以为东华帝君与自己女儿不会有结果,上赶着给自家女儿挑选王夫。如今这样子,他在想他到底要不要继续为自家女儿挑夫婿呢!

东华将丹药喂下,好一会又施了追魂术,进入凤九的明台

:九儿的元神已经修复了,如今又将丹药给她吃了,可是怎么一点清醒的迹象都没有?

转头看着折颜,折颜上前把脉,心脉正常

:是不是与她要飞升有关?或者时间不够长,我们再等等

东华一直在青丘住了半月有余,这半个月,凤九的确已经飞升上神,重塑仙体,仙元恢复了,周身常常显出上神的仙泽,可是不知为何凤九却还未醒,东华好几次都只能施法替她吸收仙泽

:她如今已经是上神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还没醒

不仅东华查不出缘由,连医术高明的折颜也查不出,白家众神急坏了

凤九飞升上神的消息一出,四海八荒都震惊了,直叹:青丘真是盛产上神的好地方,如今连年纪最小的女君也成了上神了。可谓是四海八荒年纪最小的女上神了吧

只有青丘还是一片愁云中,连狐帝帝后都没去云游了,全都住在狐狸洞里。

这日东华收到远在章尾山墨渊的来信

:帝君,琯琯有清醒的迹象,望帝君速速赶来。

东华如今与折颜为凤九的情况正在想办法,收到消息时他皱着眉,此时真不想离开,可是少琯于他也算是妹妹,他不去不可。

当即带着折颜去了章尾山

章尾山的魔气都围绕在少琯的仙身旁了

:如此浓厚的魔气围绕,想来这只凤凰该醒了

折颜笑着继续说到:她若醒来,以后我一定不在跟她抢四海八荒第一只凤凰的称号了!

东华借着自己半仙半魔体质,走近玉棺前施法查看,想了想,割了手腕喂了她几滴自己的赤金血,折颜突然想起来:对啊,你的赤金血有修复治疗的作用,回头给凤九喝一些。

:别想了,本帝君早就给她喝过了,并没什么用。

:怎么?青丘女君还没醒?

:是啊,元神重聚,修为也渡了,仙元也恢复了,还飞升了上神,可是不知为何却一直没醒。

待东华的赤金血进入少琯的嘴里后,东华又施了法将周身魔气全部置入少琯身体里,突然章尾山鲜花盛开,山间的鸟儿都飞来,围绕着东华与少琯

看到如此景色,墨渊此时觉得呼吸有些急促,情绪波动特别大,很紧张

待魔气全部没入体内后,玉棺里的女子缓缓睁开眼睛,应该是睡得太久刚醒来,她眨了眨眼睛,东华站在玉棺前:你终于醒了

随后施法将女子带出来丢在墨渊怀里

……

:琯琯

墨渊坐在地上,女子躺在他的臂弯里

:琯琯,你终于醒了

女子好像还没回过神,看看眼前这个长了胡须的墨渊,再看看依旧如从前一般模样的东华和另一边粉色骚包的折颜

实在太累了,又再度昏睡过去。

:这……

看着好友醒来,折颜也有些不可思议,又看到少琯再度昏迷,忙过去把脉

:脉象上看,没什么问题,她应该是刚醒来太累了

墨渊终于放下心,缓了缓,两人好像想到什么,同时看向东华

:为何琯琯醒来,你没有吃惊

:本帝君早就知道她会醒来,不然当初也不会在她玉棺前种下神芝草,不过如今出了意外,没了神芝草,无法给她渡修为,本帝君刚刚给她检查过,章尾山的魔气如今都在她体内,倒是对她恢复修为有效果。带她回桃林!回去慢慢调养

东华心系凤九,急忙赶回青丘,墨渊则带着少琯回了十里桃林!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qvyue@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