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时间:2021-6-3 作者:qvyue
「时间」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齐一文

清晨,闹钟响起,摇醒正熟睡的我。我伸手滑走鸣响的闹钟,慢慢睁开疲倦的双眼,坐起身,冥思半分,理开思绪,走向洗漱间,日常洗漱,水丝凉意,催促够清醒。换新着装,不慌忙下楼后出门。

往常一样,隔壁老大爷伴养笼中山鸦见光明便叫个不停,时而拍打双翅,时而喙啄鸟笼和食槽。任何人看到的只是普通的山鸦,而我听到的是渴望自由,瓦解的小生命体。

顾不多虑,继续向前走往上班路上,调整状态依然扬起嘴角保持微笑,对路人微笑,即使陌生,也该展现好的自己,身在自然,却感觉越来越不自然。顺路吃上早餐,太油!吃不下!早餐太油,快有正午时会犯困,但为了补充能量只好食下,这样就可以不在空腹。

一步一步,人们总是每天着忙碌和拼命,天气炎热,烦躁在拥挤人群,还是不抱怨太多。暴晒太久头部略有疼痛感,特别正午阳光,还好正午可以坐息,作息也比较凉快。就这样过了每天。

第二天早晨惊醒,忘记订闹钟,急忙爬起准备换装,顺手看下时间,停下忙碌,坐下叹口气,原来今天是周末,我在家里。习惯过后,总会忘记瞬身转移的环境,再次躺下房间大床,冥思冥想,生活,活着,生存。

起身,收拾家中自己杂乱物品,堆积出一箱衣物,抬起衣箱时,箱子中掉落出某样小物品,随一丝光亮,闪耀了一下视线,好奇之下我放下箱子,捡起它,细看了一番。原来是我很久以前的手表,是第一块记录我时间的手表,可因为太久和掉击,表面已经花碎裂痕,也不在滴答运转。

它好像记录有陈年往事频频呈现在眼前似的,我顿时很是感性,一时兴起便拿去修理店,修表师傅说没大碍,几时后就可以修好让它走动,说我如果忙可以先回去,稍后来取就是。我倒没想起太多忙事,便坐等的有些兴奋,终于等到拧上螺丝的那一秒。

听到修表师傅说完工,我付了账,便兴奋戴上,扣在手腕上,调整好时间订下,此刻,世界突然安静!周围人群刚还在吵杂的声音瞬间鸦雀无声,空气好似凝固不在流动,我惊住脚步,僵直身躯,只听见自己呼吸的声音。我望向修表师傅,只见他定格在预摆放好钱物,拉开的抽屉前。

我迟缓走出修理店,边走边四处打量着,看见对面水果小贩打翻定格在空中的水果篮,眼前即将滑倒的人,左边理发店老板为顾客冲洗着头发,右边抬起手肘即将暴打自己妻子的鞋店老板,人定格着,水果定格着,水不在流动,万物寂静,停止运转。我被眼前一幕惊呆无法作声,我抬起手肘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刚好12:00点整。我睁大双眼再次打量四周后退了一步,随而听见身后细针掉落的声音,表上秒针同时逆时针转向调格开始滴答运作,我听见了时间开始流动的声音,随后定格着的四周又开始行动着,掉落的针退回刺绣妇女手上,鞋店老板收下手肘退回原来的座位上,被剪下的头发一根一根接回顾客头上,即将滑倒的人后退了几步,继续后行。打翻的水果篮回到了原来的摊上,水果也回放到水果篮里,所有人都在反向后行,我也反向后行着,退回原来的修理店,修理店师傅从抽屉里拿出我付过账的钱背对着预递回给我,混乱之下,我慌张中胡乱快速的拧动手表调整按钮,想把时间修改过来,越拧动越复杂,修理师傅手中的现金就快要递到我手上,惊慌中我毫不犹豫定下时间,耳边回荡鸣声后我消失在了缝隙中。

醒来时已是傍晚,原来是梦,我怎么睡了那么久。随后听见门外吵架的声音,我打开门走了出来,看见妈妈好像在和谁吵架,对立着,还是说是教育?教训?声音是个孩子,而且那孩子还顶嘴了,然后跑了出去哭腔带了一句“我才不要你们管我!”。看着远去的背影,妈妈无助落下眼泪,我看到了她担心和伤心的表情,我走向她想说点什么,可她好像并没有看见我,从我身边走过。于是我追上了那小孩,我来到了再熟悉不过的操场,某处传来抽涕声,我知道那个角落。

我来到他面前,他抬头看了看我,却眼神空洞,好像没有我这么一个人在他面前似的。他长的和我一模一样,只是他比较年少,正处在青春叛逆期,我静静的坐到他旁边,他好像很受委屈的样子,我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着把刚看到的一幕细说给他。他好像没听到任何动静,过了一会儿他突然起身,好像懂得了什么,之后朝家的方向跑去。我苦笑耸了耸肩“或许这可以改变点什么!或许这对你有所帮助。”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qvyue@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