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患尿毒症的姑娘,我曾路过你的世界

时间:2021-6-3 作者:qvyue

文|成悦

那个患尿毒症的姑娘,我曾路过你的世界
图片源于网络

云一样的思绪,飘过来又飘过去,最终还是落在手掌上。绚丽如霓霞,哀怨如晨雾。我看得清你,你看得清我,我们在同一地平线,做着不同的梦,我的梦白如花朵,你的梦残如血红。

——题记

—1—

当火葬场的火苗升腾飞舞的瞬间,她的灵魂在熊熊烈火中如烟如雾飞向空中,结束了她27年的青春里所有的故事。而我,从未想过,与她的诀别竟然也只是听说。

听闻她的去世,是在今年的父亲节那天。那天,我们一家人正带着孩子逛着超市,婆婆的手机发来一条微信消息,打开一看是关于她早上8点去世的消息。

得知这个消息婆婆的神情突然多了几分忧伤。她半天才转过身来,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我,他说:“燕子走了,今早8点走的。”

我想,我没听错吧?她是说老家那个患尿毒症,老公的远房堂妹,年前我们还给她组织募捐的姑娘吗?想到这里,我的心酸苦得不是滋味。

没等我开口问话,她又叹息地说道:“唉!真是个苦命的女人!人走了,都没能死在自己家里。”

那一次的逛街,我们似乎都没有心情,一边走,一边聊起有关她的故事。与她的记忆,就如墨染渲纸一般缓缓铺开。

认识她是在两年半前的那个春节。春节我们有回江西老家拜年的习惯,那时,女儿刚出生没多久,还是个嗷嗷待哺的小婴儿。

老家的院子里,我将饿得哇哇大哭的女儿抱在怀里喂奶。都说妈妈的奶水是孩子最好的镇静剂,所以女儿在吸到我的奶水后立马安静了下来。

她走到我的面前,手里端着碗筷,正给她的小儿子喂饭。她的儿子不大,只比我女儿大两个月。

老公的老家在江西农村,农村里的亲戚多,七大姑八大姨,大部分我都对不上号,如果没有人介绍,我也不会多注意。

而也许是母亲的共性,自从有了孩子之后,对有孩子的同龄妈妈自然比较关注一点,所以眼前的这个高高瘦瘦,皮包骨头,脸色蜡黄的女人让我不禁跟她搭起话来。

她叫我嫂子,我回应了一下,然后问她。

我说:“这孩子这么小都不到半岁就给他喂饭了啊?不吃奶吗?”

她说:“我不适合喂奶,文丫在出生后就没有喝过一点奶水,也没有喝奶粉。”

我没有太注意她话里的意思,不知道她为什么连配方奶也不给孩子喝,更不知道她不适合喂奶的原因是什么。

在我的观念里,母乳是给宝宝最好的粮食,没有喝过妈妈奶水的宝宝多少有点遗憾。因此,我为我的奶水多得宝宝喝不完而感到无比地骄傲。

一来,母乳喂养让我们省了不少的奶粉钱。二来母乳相对于配方奶来说,营养更加全面。而且我一直觉得,喝母乳的宝宝智商要比喝配方奶的宝宝智商要高那么一丢丢,更何况她的儿子跟我女儿一般大,连配方奶都不喝,是因为她生了三个孩子,家里贫困买不起奶粉,还是另有别的原因?我没有追问。

我说:“没关系,我春节会在这里住一阵子,你家就在旁边的话,你可以让你的儿子来跟我喝奶水,我奶水多,可以喂两个孩子。”

见我这般热情,她甚是感动,连声说谢谢。之后的几天里,每次看见我在院子里闲坐,她就会带着儿子来喝我的奶水。

当了她儿子的奶娘没几天,我的春节假期也快到了。在跟左邻右舍告别之后,我们回到了广西。回家途中,婆婆才告诉我,说我这几天给燕子的儿子喂奶可能不太好,因为燕子前几个月查出了尿毒症。

我惊了一下,但很快又冷静下来,我想这也许就是她说的不适合喂奶的原因吧。而有点医学常识的我知道尿毒症不是艾滋病,不会通过母乳传染,再说了,现在是她的宝宝在喝我的奶水,而且妈妈得尿毒症,宝宝不一定得的。

我这么一说,婆婆才放心下来。后来,在跟婆婆的闲聊中,我才得知燕子的身世。

—2—

燕子是隔壁外丫伯伯的女儿,而外丫伯伯是公公的堂哥。二十多年前,他的岳母死于尿毒症,而老婆在生完三个女儿后,一心想要一个儿子的他硬是送走了最小的刚出生的女儿,后来再无联系。

再后来,老婆好不容易生了个儿子,可是一出生就夭折了。小儿子夭折不久,他的老婆也在十几年前也死于尿毒症。他没有再娶,一个人靠养鸭子孵蛋卖蛋把两个女儿拉扯长大。本指望女儿们可以给他养老送终,可命运无情,就在前几年,大女儿也因尿毒症并发症死亡。

就剩下他和燕子相依为命。燕子成年后,在广州打工时认识了同样来自江西的老乡,也就是她现在的丈夫。

两人在确认关系之后燕子不顾家人的反对,任性地嫁给了所谓的爱情。而家人的反对自然是因为女婿一家实在太穷了,怕女儿嫁过去受苦。

燕子嫁过去的时候,就没有婆婆,家里只剩下一个双腿截肢的家公,常年卧病在床,毫无劳动能力,可谓家徒四壁。没人帮她带孩子,她只能一个人辛辛苦苦地把孩子们拉扯大。

婚后6年之内,燕子连生了两个女儿,两个女儿相差两岁。而家公只有他老公一个儿子,可谓独苗,按照上千年流传下来的重男轻女的迂腐思想,在农村里必须要生个男孩传宗接代,不然就会被别人瞧不起。

所以,在没有生到儿子的那几年,燕子在婆家也委屈不少。终于在第6年的时候,她成功怀上了文丫,然而不幸的是,就在她怀孕期间,查出了尿毒症。

尿毒症患者本身身体就比较虚弱,需要经常性地血透治疗,医生建议放弃孩子。然而,为了让丈夫一下延续香火,燕子顶着病痛的折磨,坚强地度过整个孕期,最后如愿把儿子生下来。

生完儿子后的日子并没有因此好过一点,那一年年底,她的尿毒症已经发展到了5期,且治疗的办法只有靠肾移植和血透两种方式,这意味着这个本来就一贫如洗的家庭更加雪上加霜。

她深知尿毒症的后果,家里只靠老公做泥工一个月3000块钱左右养家糊口,所以换肾是不现实的,因为那对于他们来讲简直就是天文数字,而如果得不到持续定期的透析治疗,她很快就会离开,就像她的外婆、妈妈和姐姐。

然而,和大多数的家庭一样,所谓:“久病床前无孝子”,在燕子这里,则是“久病床前无贤夫”。一开始丈夫还给她挣钱治病,然而这病越治越心痛。

众所周知,尿毒症患者最怕的就是并发症。所以每次花几千块钱透析稍有好转后,一场感冒又险些要了她的命。这样折腾下来后,才一年的光阴家里唯一存有的几万块钱积蓄全部花光了。

积蓄花光之后,又跟亲朋好友借了一番,能借的都借了,然而仍是不够填补这个无底洞。慢慢地,丈夫就丧失了对她的信心,而燕子因为承受病痛的折磨,也开始脾气不断,夫妻两人越吵越厉害,家暴一触即发。

然而,透析仍要继续坚持。一个月最少两次,一次1000多块,除了慢病报销的费用减免外,自己要凑够差不多两千块钱的费用。

每月两千块钱对于常人来说,并不算多,但是对于上有老,下有小的一家子人而言,负担极其重。慢慢地,因为负担不起药费,又加上夫妻之间因为治病无钱,治疗无望的现实,感情慢慢淡化,燕子也因此成为丈夫的累赘。

除了家暴不说,他甚至几次将她赶出家门,最后无奈之下,她自己跑到了餐馆打工,做的是洗碗工作,每个月1500块,加上父亲的一点支持,勉强够维持她的透析费用。

然而,好景不长,仅仅是两个月的时间,燕子的病情被餐馆的老板发现了,老板怕她会在餐馆里出事,硬是将她开除了。饭碗丢了之后,燕子再度陷入绝望。

那个患尿毒症的姑娘,我曾路过你的世界
缘去缘灭缘起缘落

—3—

去年的11月份,她的叔叔找到了我,希望通过捐款的途径能够帮助她延续生命。

我们把她的事情放到网上的时候,得到大家不少的支持和帮助,虽然只募捐到了1万多块钱,但这雪中送炭的1万多块让燕子感激不已。

也就是在那一段时间,我们的接触多了起来。她曾告诉我,发病的时候特别痛,全身都肿起来,连走路都很难。然而,她不想死,她的三个孩子还很小,她想尽自己的努力,看着他们长大。

她跟我控诉丈夫的暴力,而我虽心痛,但无能为力,毕竟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她时常羡慕我们有文化,有工作,还有健康的身体,只要身体健康,那就是财富。

这样平时的话,在一个农村妇女口中说出来尽管朴实,但无不有深意。是啊!健康就是财富,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然而,我还是要宽慰她。我说:“房宽楼宽,不如心宽;千好万好,不如心好。你安心养病,心宽病才容易好。”

她又回复了几个谢谢,十分礼貌,这个姑娘并不像别人嘴里说的那样不懂人情世故。

年初的时候,如同往常一样,我又回了江西,再次见到她。那时的她,似乎精神好了许多。为了表示感谢,她特意拿了几百块钱压岁钱给我女儿,我没有收。

说实话,做点好事积德行善,图的是心宽,是开心,所谓助人为乐正是如此,从未想过要什么回报。

但那一次我和她的第二次见面,却也是最后一面。过完年后,她在家又没少被丈夫毒打,后来索性跑回了娘家。这一去,丈夫就没有再叫她回来过。

而我不知道她曾经经历过多大的恐惧,五个月一来,宁愿放弃跟孩子们的见面,忍住一切思念,仍是不敢回家,而他的丈夫也没有来看过她。

病发前的那几天,娘家的街坊邻居劝她要将她送回去,但她却执拗不堪,斩钉截铁地说死都不回去,回去肯定又要挨打。

“眼眶里冰冷的泪水流干了,再也掉不出一滴;脸颊上残留的泪痕消失了,再也不会出现;喉咙里痛心的哽咽停止了,再也不能啜泣。”父亲节的那一天早上,她躺在床上,安静地离开了。

她所有对孩子的记忆只停留在五个月前,这五个月来丈夫从未让孩子跟她通过一次话,也没有接过一次她的电话,对丈夫家暴的恐惧已然让她万念俱灰,同时被丈夫抛弃的感觉让她心灰意冷。

她走了,27岁的被丈夫视如草芥的生命就此陨落,没有人送她最后一程。而她的父亲外丫伯伯在务工回来之后,看到她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彻底地崩溃了。妻子死了,孩子也都走了,这个瘦不拉几的老人从此一无所有。

故事写到了这里,此时的我心酸不已。所谓“三世因果,六道轮回”,而“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后世果,今生作者是。”我无法去断定他们的因果,也知道凡事有定数,不能强求。

我以一个过路之人的角色,路过她短暂的人生,只知道流年里,她一直在等待爱人的相濡以沫。

末了,亲爱的燕子姑娘,愿借一缕夏天的和风,温暖你冰冷的心,愿天堂再无病痛,愿来生的你有人疼有人爱,生命不再被视如草芥!

(END)

写在文后:感谢那些给燕子募捐过的爱心人士,你们的善德会因此结出善果,成悦在此,无限感恩!

那个患尿毒症的姑娘,我曾路过你的世界
感恩!

写完这篇文章心里酸酸的,一家五口人四个尿毒症,没有比这更悲惨的家庭,相比他们,我们幸福得太多。所以,别在抱怨我们的苦难,活在当下,没有病痛是最大的幸福,愿亲们健康长伴!此外,希望大家都能珍惜身边的人,因为人生很短,相遇是缘,来生不一定有缘遇见!

(举手之劳,点个赞鼓励一下吧!)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qvyue@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