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急吃不了嫩羊肉——赌上尊严的慢烤羊腿

时间:2021-6-4 作者:qvyue
心急吃不了嫩羊肉——赌上尊严的慢烤羊腿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于我而言,羊肉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味的肉食。

   不爱吃羊肉的人有很多,而且我是尊重每一个人不管出于任何理由的所有饮食习惯的,前提是不要来妨碍我,如果有哪个拒食羊肉者对我的这一爱好说三道四,我就抡起羊腿抽他一脸孜然。

   羊肉和孜然或是洋葱是一对冤家,可是无法反驳,失去了孜然洋葱的羊肉依然会有他的绝色,而失去了羊肉的孜然洋葱,就只剩下胳肢窝味儿了,在公交车上,你无法分辨一个人是时间长没洗澡还是身上藏了一份烤冷面。

   我个人是不主张给食材本身打优劣的标签的,在我这里能算得上区分好坏的标准就是新鲜和不新鲜。最原本的食材的差异满足了不同人不同菜对于口感的需求。被判定为“一般食材”用以对标“优质食材”以达到商业目的那些动物,死的多么冤屈,被人所屠还要背上一个嫌弃,呜呼,人为刀俎我为羊肉,还分什么好歹呢。

   这样的穷鬼思想,让我开心而平和的活到了今天。

   所谓的好食材,在营养上有多大的优势我是不相信的,人看中的还是口腹之欲,食材不同的特性自然是适合不同的做法,能感受到原材料的心意而使食材本身与烹调方法获得生命中的大和谐,才是食物应该被对待的方式。然而能做到与食材灵犀相通的烹饪者少之又少,这些人是烹饪艺术的灵者,应当被当做神来供奉的。也因此,那一次失败的烹饪,不知该算是羊肉负了我,还是我负了羊肉……

   正是我钟爱的羊肉,在我想要大显身手一番时使我惨遭滑铁卢,会长嫌我丢人败兴,连灌了两喝水杯的泸州老窖,一言不发,小李也深感扫兴,低头吃饭不理会众人的频频敬酒。

   一个月前的端午节,我是要在家里人面前一雪前耻的,为了做足充分准备,我又翻出了那篇被我奉若圣物的本冰学姐的《如何做出不教胡马度阴山的烤羊腿》。有人说我在模仿本冰的文风,我对这样的说法嗤之以鼻,本冰学姐一直是我心中的神明,她的风格岂是我等凡人模仿得来的,我只是蒙神明的召唤,灵魂上被吸引到那个方向。人家是魔幻现实主义集大成者,我这个新进的小学生所能摆弄的手法,左右也逃不过前人的手段吧。

   最终我决定了慢烤羊腿的做法,慢烤这个做法非常诡异,70多度的环境中慢热几个小时,水分不蒸发,脂肪却会融化,据说这样肉质鲜嫩不油腻,我管这叫做巴氏烤肉法。听起来还是比较靠谱的,但是这只羊腿从准备到进嘴要用上20多个小时,听上去不适合急性子的人。

   此次慢烤羊腿我选了一块四四方方的羊腿肉,脱离了骨头的倚仗,这块羊腿肉是该歇了心思好好变作美味的烤羊腿的,如此这般的选择完全是为了烤羊腿的纯粹与高尚,并不是因为没钱买整羊腿。

心急吃不了嫩羊肉——赌上尊严的慢烤羊腿

   腌制方法也很简单,胡萝卜洋葱胡椒,看颜色太白又加了一勺烧烤酱,辅料非常随意,因为之前的腌制对我没有那么重要,此次要验证的是这神奇的慢烤手法。对了,腌制之前我用针在羊肉上扎了好多眼,实践之前我本来认为这该是最容易的,谁知上手了几下竟然扎不进肉皮里,自此我再也不敢自称平北容嬷嬷,容嬷嬷那稳准狠的针法还不是我能掌握的,果奇女子也。

   腌制若干钟头后,把羊肉装进烤盘里,烤盘也是我专门为此次雪耻而购买的,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这样高级的装备一亮相,没开打就能先赢一分,即便最终失败,也会有人认为是自己一时不习惯于这样的口味,因为我看起来是那样专业。

   盖上锡纸进烤箱,对于不熟练的人,盖锡纸还是有些麻烦的,并非多么困难,懒得捣鼓耳,只是这次慢烤的时间太长了,即便在七八十度时水不沸腾,也会因为较高的温度而流失不少,经过六个小时,谁也不敢保证会得到鲜嫩的烤羊腿,还是磨牙的羊肉干,我不能冒这个风险,还是加了锡纸盖子

心急吃不了嫩羊肉——赌上尊严的慢烤羊腿

   六个小时是漫长的,第二天以慢烤羊腿为主题的餐会定在了中午,想要保证时间合适,羊腿在4点就要开始慢烤,我的烤箱定时最高只有2个小时,六点的时候我需要再醒来一次。

   我在前一晚就将一切都准备好,并喝了很多水,算算时间能在4点钟把自己憋醒。然而我失败了,但我成功的体会到梦里找厕所是一种怎样绝望,后来隔壁的鸡叫拯救了我。朝着隔壁神鸡的方向拜了拜,便把图上那一套放进烤箱,设定了80度,回去睡回笼觉,这次没敢喝水,而是老老实实设定了闹钟。

   等待之所以美丽就是因为漫长而充满期待,到十点的时候,慢烤的阶段结束,我用上了掀盖头的手法和心情去除了上层的锡纸,羊肉已经彻底变色,感觉就是一整块的清炖羊肉,出了一些肉汁,汤上漂着一层油但是比我想象少很多。此时心中有些忐忑。

   最后还是要大火烤一个钟头的,十分钟后,我见到此生见过的最壮观的景象:羊腿里的油下滴的速度就像是在38摄氏度的桑拿天冲刺一百米钻进沙丁鱼罐头一样拥挤且空调坏了的地铁车厢后汗水的洗礼,此时低头看看身上的几圈肉,竟然有几分羡慕这只火坑里的羔羊。只是不知道这脂如雨下究竟是不是之前六个小时韬光养晦小火慢烤的功劳,唯有对比试验可以确定。

心急吃不了嫩羊肉——赌上尊严的慢烤羊腿

   最终,经历了时间与烈焰的羊腿就像这样了。为了能让成品看上去很美味,拍图时加了一个铬黄滤镜,这个滤镜简直是食物的天使,不想此次有些弄巧成拙,羊腿上最红亮诱人的颜色加上滤镜后变成了烤焦了一样的黢黑。对于羊腿本身,家人们还是很喜欢的,上桌不久就变成了下图的样子。

心急吃不了嫩羊肉——赌上尊严的慢烤羊腿

   成果是可喜的,肥肉经过一慢一快两次加热,软糯而不油腻,羊肉的味道恰好,我想这还是慢烤的优势吧。不过本着科学严谨的精神,日后会用普通烤法进行对比,确定是否要保留这种费时费电的手法。

   扬名立万的时候到了,可惜那时会长和小李都在远方,不能让他们看到我英勇风光的样子,此次羊腿即便完美也失去了一半的成功。

   多说几句。前文《一世千古,不过漂泊》中为了魔幻现实主义风格,神化了一些人物,唯独会长这个角色实为写实,会长水某是个有故事的人,他跟我们说过他大姨是半仙之体,可断人生死,曾有一亲戚重病,他大姨说:你们谨慎着点吧,后天可能就不好了。果不其然,隔天晚上这位亲戚就宾了天,也不知是不是吓的。他干姥道行更深,可断人福祸,曾断言一晚辈五十那年有场灾祸,六十时云消雨霁否极泰来,后来,干姥的这个小辈五十那年赶上了运动,还入了几年牢狱,六十岁那年平反,房子也还了回来。

   我想着还是不去拜会这两位大仙,省的大仙看我一眼断了我一个什么预言,平白添堵。虽然水某一直不承认,可是我坚信他身上也是带着仙气的,他说的话总带着那么点禅机,跟他一块儿走,我摔跟头的次数都比平时多,定是我不小心之间冲撞了仙气而被反冲回来的吧。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qvyue@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