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扑街写手奇葩说 第十八章 家访

时间:2021-6-4 作者:qvyue
【长篇连载】扑街写手奇葩说  第十八章  家访
《扑街写手奇葩说》

【扑街写手奇葩说】简介、目录

《扑街写手奇葩说》角色设定图、征收角色客串

上一章

“老师?”由于苟富贵在身后,张翠第一眼并没有看到他,而是面露惊慌之色。此时的张翠并没有穿校服,而是一身有些褪色的蓝布衫。头发简单的扎了个马尾,几缕发丝垂在头帘上,显然没有太过注意打扮。面色略黄,眼圈有些泛黑,看上去比上学时憔悴不少。

“张翠,”班主任点点头,朝屋里忘了一眼,皱着眉头问道,“你自己在家吗?”

“啊!不是,”张翠不知在想什么,楞了一下才问道,“老师来有事吗?”

“既然家长在,那我们进去聊吧!”班主任这会儿倒是显出一副严肃的表情,说着就朝屋里走。

张翠本能的让了一下,可又反应过来什么,赶忙小跑了两步,先一步朝屋里走去。而苟富贵从开始就没插上话。他跟在班主任身后,四下打量着张翠的家。

由于房子建的位置不好,面朝北方,即便是大中午,张翠的家里仍然显得有些阴暗。一进门是生火造饭的土灶台,四周凌乱的摆放着草垛和木柴。过了门廊,一个小院子映入眼帘。估计是很久没人收拾,本应是夯平的地面满是坑坑洼洼,就像来时路上的土道。砌砖的墙面也满是龟裂,无声的告诉别人年代的久远。

掀开吊帘,苟富贵跟着班主任走了进去。屋子里更显得阴暗,一股子潮气和异味扑面而来。班主任皱了皱眉头,继续往屋内走,屋内传来张翠的声音:“娘,我们老师来了!”

几乎下一秒,两人就走了进去。苟富贵一眼就认出了当年给他摊煎饼的女人,只是几年的功夫,头发居然花白了。穿着一身洗得有些发白的黑色衣裳,坐在炕头。见两人进来显得有些惊慌,赶忙穿上有些发黑的红色凉拖鞋,站起身来露出歉意的笑容道:“啊,老师……还有同学来了啊,坐,快坐!”说着又给张翠使了个眼色道,“去,倒水去!”

“哎!”张翠应了一声,也是这会儿才看见一直藏在班主任身后的苟富贵,虽然略显惊讶的神色,倒也没说什么就往外走。

这边,张翠的母亲搬出两张折凳子,招呼着两人坐下,这才问道:“老师来家里啥事?”

“我们这次来,是想看望一下张翠,”班主任扶了下眼睛,倒是没什么语调上的改变,仍旧是淡淡的问道,“家里有什么事吗?她已经一周没上课去了。”

“这个……”女人有些语塞,搓了搓手有些吞吞吐吐。这时,又从门外传来一道沙哑的粗犷声音:“翠儿,家里来人了?”

几人一致朝屋外看去,特别是张翠的母亲更是打了个激灵,站起身来,神色慌张。

不稍一回,张翠端着两个冒着热气的玻璃茶杯走了进来,放到两人身边后便将手背向身后。苟富贵一路上口干舌燥,便直直接伸过去拿,可刚接触到茶杯就立马缩了回来,极为烫手。不免又看了眼张翠,面色疑惑。

而紧跟着张翠进来的是个男人。青色裤衩,上身穿着个白色跨栏背心。一脸的胡茬子,五十来岁的样子。耳朵上夹着根没烟嘴的香烟,抬眼看了苟富贵二人一眼,居然没有搭理他们。而是皱着眉头,朝张翠的母亲问道:“干啥啊这是?”

“我们是来做家访的!”班主任倒是抢先一步说道,“你是?”

“我是张翠他爹!”那男人挑着眼,指了指了自己道,“家访是干啥?”

“翠儿啊,你和同学先出去转转,”这时候,张翠的母亲又插嘴道,“我们谈点事情!”说完,又朝其使了个眼色。张翠点点头,就出了屋子。苟富贵自然知趣的跟了出去。毕竟他来只是跟着看看张翠,至于家访的事情,反正有班主任在。再说了,他一学生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出了屋子,张翠依旧没说话,带着苟富贵便出了平房。一直走到一处庄稼地附近,这才停下来。

“喂?”见张翠一直不说话,苟富贵试探着问道,“你这是咋啦?”

“还能咋啦?”张翠蹲下身子,低着头说道,“我恐怕,又上不了学了!”

“啊?为啥啊!”苟富贵一下子慌了阵脚,毕竟张翠可以说是他高中时代的“精神寄托”了,赶忙问道。

“哎……说了也没用,”张翠叹了口气,扭过身来,忽然报以一抹笑容道,“狗子,你说要是我不上学了,还能再见到你吗?”

“我觉得……”苟富贵也不知道说什么,临近中午的阳光很是毒辣,让他有些睁不开眼,但是,就在这一恍惚之间,苟富贵的心口忽然像是被人剜了一刀,张了张嘴又不知道接下来怎么说。毕竟,当年上初中时,一别就是几年。若不是他上了高中,恐怕根本再无相逢的机会。

“哎……”张翠眼神中闪过一丝落寞,站起身来,掸了掸身上的浮土,扭过身正对着苟富贵道,“我觉得,恐怕是见不到了吧!”

“那……为什么不能上学了啊,”苟富贵知道,张翠对于上学有着很深的喜爱,这是他这个半吊子所不能比的。当然,他自然是知道张翠不上学的原因,肯定是钱的问题。不然她也不至于每天中午,顶着别人背后里的指指点点去卖煎饼了。

心里面正一团乱麻着,忽然感觉身上一重。再缓过神来时,张翠已近朝家中跑去……

午饭之前,班主任带着苟富贵离开了。一路上,班主任都是沉默不语,苟富贵还在想着当时张翠到底是什么意思。直到两人回到学校,走到教师宿舍,班主任忽然拉着苟富贵走到楼后面,双手抓着苟富贵的肩膀,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他。

肩膀上的力气相当大,捏的苟富贵发疼,正要抱怨时。班主任居然带着哭腔道:“苟富贵,你爸妈供你上学不容易。我能当你的老师,不求你多上进。但是答应我,就算是你不爱学习,也要好好上完,不许辍学!”

“啊?哦!”苟富贵一时没有反应归来,本能的点点头。却见班主任松开了他,扭身离开,走到门口时,忽然大吼一声:“草!”

那一天之后,苟富贵就真的再没见过张翠。只是在他的不断追问下,班主任才说出原委。

原来,那天见到的男人是张翠的继父,而他们不久之后便搬走了。当苟富贵问起为何那天班主任会哭时,班主任只是苦笑着摇摇头说:“有时候,人真的很无力……”

“哎……”叹了口气,王枫将酸痛的两臂垂在身侧,苟富贵的故事大概写完了。只是,这故事要是出书,别说挣钱了。自费都不好过发行的审批。摇摇头,看着夜色还早便校对了一番,存在优盘里打算第二天去工作室交稿。对于这第一次的作品,他心里面满是忐忑。不过,他自信倒是把故事大致描述清楚了,就看苟富贵满不满意了。

夜色已晚,王枫洗漱了一番便躺到床上打算睡觉。不知怎的,他又想起了张翠,心中仍旧有些疑惑,可随即又释然开来,毕竟这故事年代久远,又只是工作而已,翻个身便睡着了。

次日,当他转战到临近中午才来到工作室后,却发现一个人都没有。

“我去!跑路了?”一时间,王枫茫然了……

下一章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qvyue@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